青山为凭 党旗作证——追记优秀基层组工干部肖明
发布人:超级管理员 出处:研究室 栏目:学一位楷模 时间:2012-05-30 浏览量: 字号:T|T|T
       青山为凭党旗作证——追记优秀基层组工干部肖明
 
       327,清明节,细雨霏霏。
  湖北黄石市马鞍山公墓里,一座极普通的墓碑前,前来吊唁的人群络绎不绝。
  人们轻轻放下手中的白色菊花,朝向墓碑,深鞠一躬,闭目体悟,似乎主人的音容笑貌依然流淌在心田。
  墓碑,新立不久,仅92天。
  上面铁钩银划,一如墓主人的品质,写着:黄石市黄石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——肖明。
  一位优秀的、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组工干部安息在这里。
  人们清晰地记得,他的身材消瘦,他的眼神温和,他的话语温暖。
  
(一)做事
  
       “不让党的形象在我这里受损,不让工作在我这里延误。
  ——摘自肖明的工作日记      一个普通的工作日,一间普通的办公室。暗沉斑驳的办公桌上堆着各种文稿,书柜里,摆放着几十本工作日记。
 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原本伏案的人已然离去。
  肖明,曾经的主人,就在这普通的办公室里,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,做着基层组工工作。平凡?是的,很平凡,但把每一件平凡的事情做好,便是真正的不平凡。
  忙,对肖明来说,是常态,2011年下半年格外如是。黄石港区两会、党代会换届、治庸问责工作、基层党建考评、十八大代表提名……一系列重点工作都涉及组织人事工作,作为分管干部、组织工作的副部长,肖明重任在肩。只有7人的组织部,他既是指挥策划者,又是具体办事员。
  那段时间,肖明除了加班还是加班,不要说中午从没休息过,就连晚上也是天天加班到深夜才回家,有时还要到凌晨2点以后。
  妻子程迎晖回忆,那段时间,肖明只回家吃了三顿饭。
  呀,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?”1212日晚8点多,肖明破例提早回到家中,妻子程迎晖很意外。
  今天头好疼,下班后我去医院打针了,刚打完,就回来了。肖明说。
  妻子担心起来,因为这几天肖明总是喊头疼、眼眶痛。虽然11日她劝丈夫到医院打了针,但她后来才知道,因为临近黄石市第十二次党代会,肖明手头上各项工作十分紧张,他居然自己给自己看病,对医生说:我是感冒,给我开点药就好了。
  1214日,黄石港区要召开全区基层党建推进会。13日晚,肖明强忍头痛,加班赶写基层党建考评检查情况通报。然后,又与同事们一起装订材料,一直忙到凌晨两点。
  他实在太累了,躺倒在沙发上,准备等天亮再起来开会。组织科长李学劝他:还是回家睡吧,毕竟家中的床舒服些。
  肖明硬撑着从沙发上爬起来,他开着车,依次送加班的几个同事回家,等他到家时已是凌晨3点多。当时钟指向6点半时,他又起床了,赶去布置会场。
  1215日,黄石港区组织干部赴武汉考察,以加快旧城改造步伐。头痛累倒在床的肖明坚持要去。他强撑着想从床上爬起来,一连5次都未能如愿。他请了假,生平第一个、也是最后一个病假。
  1216日,肖明被妻子强制送到市中心医院检查。结果为:脑血管破裂,颅内出血。主治医生说,一个没有高血压、高血脂的人,颅内出血的主要诱因是长期劳累过度,精神紧张,血管失去弹性。
  当晚肖明被送往武汉,进了重症监护室。几天后,他的病情急剧恶化。24日凌晨,这位工作起来不要命的铁人离世。
 
  (二)原则
 
  他讲党性、重品行、作表率,是基层组工干部的榜样。
  ——黄石港区委书记张远望评价肖明
  身高一米七五,身材瘦削,衣着整洁,眼窝里总蕴着笑意。出身小学老师的肖明,富亲和力,敢于担当,为人低调,做事严谨。
  黄石港区委书记张远望20114月履职,与肖明共事8个月,对其印象深刻
  曾经,张远望把肖明叫到办公室。区里的干部队伍怎么样?张远望说,自己一则为了解情况,二则也是对肖明的考验。
  肖明娓娓道来,一一细述,他的手中没有任何文字材料,区里的几百名干部,履历、家庭、性格都装在脑子里。一个介绍,一个聆听,张远望频频点头,很多干部的情况与自己所了解的毫厘不差。
  我才到区里工作不久,有一位这样的组织部长,对我开展工作帮助真是太大了。今天回忆起来,张远望唏嘘不已,深为肖明的离去惋惜,更心存愧疚。
  他实在太累了,工作起来不要命。提起肖明,同事们众口一词。
  关于十八大代表提名,请尽快向各单位收集齐资料,请区委向全委会报告,月底报市委组织部。辛苦了。
  这条普通又极不普通的短信,来自肖明所在的重症监护室,这也是他生命中发出的最后一条短信。那是20111218日中午,收到短信的一刹那我愣住了。李学回忆,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,既惊喜又敬佩,以为肖部长的病情好转了,在病床上记挂工作。
  每次写材料,肖明总是反复审核,一丝不苟,不放过任何一个错误。他常对身边的年轻同志说:组织工作是一项非常严谨的工作,是出不得半点差错的。
  黄石港区政协副主席陆震是肖明从事组工工作的引路人。他说,肖明就像一头老黄牛,不论往身上加多少重量,都不吭一声。
  2011年,肖明带领同事编印十八大代表的提名名册,一直忙碌到凌晨才把一百多页的册子装订好,最后一次校对发现,有个代表候选人的籍贯写错了一个字。对于这个微小的误差,有人表示可以忽略。肖明严肃地指出,任何差错都可能对选举带来影响,必须纠正。最后,大家重新把厚厚的册子拆开修订,快到天亮才忙完。
  区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黄立军大肖明12岁,两人是无话不谈的哥们,在黄立军改任非领导岗位的头一天,肖明拉着他喝酒谈心到深夜,却没有透露一丝口风。
  第二天,黄立军接到肖明的电话:大哥,张书记让你下午两点钟到办公室来一下。
  电话里,黄立军追问,书记找我什么事?肖明却说:你来了就知道了。
  当黄立军与张远望结束谈话,走出办公室,等候在外的肖明报以歉意的笑。他觉得对不起我这个老大哥。其实,我很理解他,我又怎么忍心怪我这个好弟弟?回想当时一幕,黄立军掩面而泣。
  组织工作不好干,尤其是管干部的干部,经常要受委屈。张远望说,一名组工干部,常常扮演的是幕后角色,嘴要紧、心要正,还要常受委屈。然而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肖明在黄石港区的干部年度考核中连续5年第一!
 
  (三)名利
 
  他的人生不似烟花那样绚烂,却如蜡烛一样给人温暖。”——老同事胡俊追忆肖明  
  1216日,在得知肖明病重住院的消息后,黄石市妇联主席胡俊发了一条短信:肖部长,保重身体,我有时间来看你。没想到,这句话,胡俊没能亲口对他说,成了她的毕生遗憾。
  曾经,胡俊任黄石港区委组织部长5年,是肖明的直接领导。但由于肖明高尚的人格魅力,胡俊说,自己从未把他当做下属,总觉得他是兄长。
  她说,肖明的办公室总是开着门,谁来都递上一根烟,泡上一杯茶,耐心倾听,从没见过他发脾气。
  从事组工工作13年,肖明视事业如生命,比他后进组织部的人,大都称他为老师,而很少叫部长,因为大家认为从他手中学到了很多知识,叫老师比叫部长更敬重。
  肖明的姐姐知道他每天晚上要忙到很晚才回家,便将自己一辆半旧的小车送给他作为交通工具。而肖明却私车公用,外出开会开自己的车、送同事回家用自己的车,而他从没报过一分钱的油费。
  只要有人加班,肖部长一定在,不管多晚,都会用车把同事送回家。李学说,肖部长是一个没有领导架子的人,他总是用实际行动来影响他人,感染他人,跟他一起加班,即使很累,也很舒服。
  肖明的办公室,一张破旧的沙发、一台老掉牙的空调和一部过时的电脑,办公条件是整个组织部最差的。
  沙发,是他晚上加班不能回家时用来当床的。可是沙发的一只脚断了,他舍不得换,就用几块砖垫上,凑合着用。
  空调,冬天不制暖,夏天不制冷。大热天,他就打开那嗡嗡作响的吊扇;冬天实在太冷时,就用一个小烤火炉取暖。
  电脑,由于太旧,显示屏中间老是出现一条横杠,还经常死机。当部里配置新电脑时,他却将新电脑让给了别人。
 
  (四)呼唤
 
  他让生命有质地,有厚度,有高度,虽短暂却永恒。
  ——妻子程迎晖思念肖明  
  午后,黄石市府路小学家属楼5单元202室,妻子程迎晖独坐窗前。
  恍惚中,她抓起电话,仿佛听到:老婆,对不起!今晚加班,不能回来吃饭了。离世前的三四个月,这样的场景一幕幕上演。只是,这一次是幻觉。意识到这一点,尤其让她痛苦:他走了,永远不会打电话来了啊。
  想老公陪自己吃顿饭都是件奢侈的事,更不用说老公陪自己逛街、看电影了。当看到别人3口之家手拉着手,晚上在一起散步时;当看见同事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团圆饭时……程迎晖的心往往是一阵酸楚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  有一天晚上,程迎晖患重感冒病倒在床。想着肖明还在忙工作不回家,连倒杯水的人也没有,她实在忍不住了,就打电话冲着肖明发了一通火。
  肖明听说妻子生病了,急着赶回了家,问候了几句后,倒上一杯水,又急着向单位赶:对不起,实在太忙了,明天一大早要开会,材料还在整理呢!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  程迎晖泪湿枕巾,但她又能怎样?毕竟肖明是在忙工作啊!
  翻遍家里所有相册,程迎晖只找到一张全家福,还是儿子3岁时,全家一起去公园时拍的。
  程迎晖一直有一个想法:和肖明一道带着儿子外出旅游一次。她的这一想法虽然得到了肖明的赞同,但始终没有变为现实。今年也许没时间了,还是到明年再说吧。到了第二年,肖明还是重复着同一句话。如今,孩子17岁了,这个想法再也无法实现。
  儿子已上高一,一个星期回家一次,即使如此,也很难看到父亲的身影。
  就在黄石港区委换届期间,有一次儿子突然好奇地问程迎晖:妈妈,爸爸到哪出差了,我怎么一个多月没看见他了?
  你爸爸没有出差,只是每天忙于工作。程迎晖告诉儿子:你爸爸晚上回家时,你早已睡了;他早上去上班时,你还没起床呢。
  住进重症监护室后,儿子来看肖明。隔着玻璃,儿子放眼望去,肖明正好转过头,那一刻父子眼光交汇。肖明努力扬起嘴角微微一笑。这一笑,成为他和儿子的永别。
  就在肖明闭上眼睛的前一刻,他双目凝视着妻子,泪水不停地向外流。妻子知道他是在表示对家人的歉意,他是在责备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
  “1231日,是我们结婚19周年纪念日,他答应我这个纪念日一定陪我过的。我当时很高兴,天天盼着这一天的到来,谁知离这一天只有一周的时间了,他就这样离开了人世。程迎晖泪如雨下。
  深夜,程迎晖写下对肖明的思念:还有许多责任要你去扛,可你却无法扛起,我相信你走得无怨,那覆盖在骨灰盒上的党旗是你的骄傲!
  
  肖明卧室的阳台上,两张藤椅相对而立,中间摆一竹制茶几,他在网上淘来的功夫茶具,静立其上。
  把身体放进藤椅里,背后有程迎晖手缝的靠垫,风徐徐吹过。
  生前,难得清闲的时刻,肖明就这样,安静地坐在这里,小口地喝着茶。
  客厅里,忙碌的妻子偶尔瞥过来一眼,有时可见肖明的笑容,有时可见他安然入睡。

上一篇:习近平寄语领导干部:不提超越阶段目标
下一篇:洪雅县3800多名机关干部下农村 为民服务当先锋